自从去年面试之后,我就查了一下我单位的位置,发现这里是山沟沟,本来我以为只有地理位置远,后来我才发现,这里的所有,离我的想象都十万八千里。我也开始了难过的半年。

首先是我自满的情绪溢出了,我开始在言语上指责我女朋友,我以为自己打听到的年入20万已经到手,所以我跟她说出了一句,【你为什么就从来没有想过跟我结婚】,在她怪我不切实际的时候,我说出了一句,【如果我是实际的人,我就再找一个体制内的,不跟你结婚了】,其实这句话我说出口的情感是我觉得自己很在乎这段感情,很想和她一起,甚至愿意为了和她在一起,放弃那可能更好的生活,但是从嘴里说出来就变味了,当时的我可能觉得自己已经得道成仙了,所以颐指气使地对她说出了这样的话,觉得自己跟她一起,是一种施舍。

当然,说出来这种话也是有原因的,过年前一段时间,我非常的焦虑,主要的原因是单位太偏远了,我担心异地恋的问题,担心未来发展的问题,担心很多很多问题。我每天都在刷地铁族论坛,刷从化这边的37号线什么时候开通,14号线什么时候有3期,我翻了无数次单位发布的班车公告,那时候还天真地想,住在公园前,住在燕塘,住在嘉禾望岗,顺着班车的路线,找一个离女朋友上班更近的地方,我一天通勤4小时没问题,当时她给我的回复是,她担心,也不想再跟我住在一起,于是我感觉很失落。我还劝慰自己,说不定不需要去到那么远上班,只是局里借用单位的名额招人,招到了可能就把我们借调走了。我甚至多次在她面前唱出了费翔的【我,已是满怀疲惫,心里是酸楚的泪】,她也跟我一同合唱了起来。

但事实不是我想的那样的。在我还没有上班前,可能是因为我的言语,可能是婚姻的压力,也可能是我的种种劣迹早已经让女朋友对我忍耐达到上限,在大年初二的时候,我们因为聊婚后的问题,聊到分手。我发了疯地开车一个小时去找她,虽然我们家离得不远。我到了她家楼下,在说出了,【如果你一定要分手,我就一辈子缠着你,你有本事你就把你家的房子卖掉】之后,哭着同意和她分手,然后在回家的路上又后悔了。我在家里像行尸走肉一样过了好几天,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她因为工作原因,还需要返回广州,于是我悄悄地算着日子,比她提前一天左右回到我们一起住的地方。

我坐了一整条五号线去滘口方向的花卉市场买花,因为花市是凌晨2、3点才开,我怕早上再去,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广州,就失去了惊喜的作用,于是我坐的是地铁的末班车,大概1点不到,我就到了花卉市场门口,我坐在门口的立柱台阶上,当时还是瑟瑟的寒风,我蜷缩着试图让自己没那么冷。花市很大,我问了人,零售的花市在哪里?并按照对方的指示一直往前走,经过的地方我听到了狗吠的声音,我很害怕,小时候被狗追过的回忆深深地烙在我脑海里。最终我还是克服了恐惧走了过去。花市里有两个比较大的区,其中一个区有玫瑰,问了一家店,老板娘说她没有空,需要我自己动手去剥花瓣,据说剥掉一点,开起来更好看,谁能想到,我就在那里挑了2个小时,我本来以为2点开的花市,我大概3点就能搞定,还担心要等很久地铁才开,没想到,我弄完的时候已经5点多了,老板娘很尽责,帮我把花包装得很好看,还问我,如果哄不回来,要把她的侄女介绍给我。我有点难过的,听到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上天给我暗示我和女朋友不能复合呢?我不知道,我捧着花走出花卉市场,坐上了第一班回大沙地的地铁,车上人很少,但是我已经困得摇摇欲坠了,我只能用身体护着花,不让它倒下,但是又怕压到了,姿势一定很滑稽。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又撑着去买了一份巧克力和一支苹果的pen,她说她想画画,不舍得买。

回到家里我等了一天,她在晚上很晚才回来,我悄悄地躲在阳台里看她的反应,她很冷酷无情噢,我看到她鄙夷地看了一眼我的花,然后就坐在一边玩手机了,我等了很久,忍不住走了出来,然后她跟我说,早就知道我回来了,因为锁,不一样了。我们聊了很久很久,她很坚决。我激动到跟她说,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一个月也行,她好像有一刻心软了,随后就是更坚决的反对,她说,这次都不能分手,还说什么下次,肯定更加分不成了,然后躲到了厕所里,说,【我为什么要认识你,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就是认识你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就像被刀割了一样。当晚,我们分房睡了,我后来厚着脸皮去她的房间想跟她一起睡,我的床实在是太硬了,然后她实在是忍不住,就去了我原来的房间。这天晚上,她撕掉了我们的合照,剪碎了,丢进了垃圾桶。

她说让我搬走,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要上班,就没走,不像一个男人对吧,所以第二天,她就搬走了,去了同学的家里,带了一些衣服吧,其他东西都留着给我。后来过了不到一个星期,我也要上班了,本来我想先回中山,让她回来住的。与我之前想的不一样,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就是,第一周我确实是坐班车上班的,那时候我还没找到房子,每天从大沙地坐5点多发车,最早的一班地铁,第一天是到的公园前,第二天开始就是到燕塘,然后班车司机在燕塘等我上班。我坐了2-3天之后就发现,原来为了接送我们,司机是准备了两个住处,一个在广州,一个在从化,如果我们有人需要从广州出发,他就不能和老婆孩子住在一起,那一周,他因为要接送我,小别胜新婚了一下。但是我知道,长远来看,司机大哥肯定是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密锣紧鼓地开始物识从化的房子,打算搬过来,我的恻隐之心动了,我不舍得伤害他人,很可笑的是,我伤害了我心爱的女人。

来单位的第一周,我经常在办公室偷偷掉眼泪,太不一样了,跟我想象中上岸后的生活差距好大噢,我以为,我只是需要写写文件,发发通知,干些轻松的活,而且我应该在繁华闹市中,给老爷爷老奶奶们普及一下新科技,做一些比如拍拍视频照片,做做采访等我擅长的工作。而事实就是,我们基本上什么都要做。而且刚入职的时候,我们的收入还很低。我一开始以为单位提供的宿舍,是酒店,因为毕竟我们单位就是一个酒店,结果来了才发现,我们住的是自建房,大部分都是90年代的装修,从化的市区比我想象中还要破,比中山的市区都不如。我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特别是在我知道我们局里统招的另外两个岗位,分数都比我低,竞争人数也比我低的时候,我问了自己一百次,为什么没有在报名的时候仔细看清楚地理位置,我想逃离,但是我又好像不舍得这得之不易的编制,我开始进入了无间地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