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白天我可能会觉得你不重要,我已经忘记你了,你因为我某点某点不喜欢我,我让你失望透顶,所以你不会再回来我身边了,我应该学会忘记。

晚上我忽然把白天全都忘了,只想躺在你身边。

昼夜循环。

世事如水一般,本来我想用世俗一词,后来想了一下,觉得不应该带着情感色彩,所以还是说世事好了。

如果你是实心容器,那水不会灌满你;如果你是耐磨塑料,那水不会腐蚀你;水可怕的是,如果你不跟随它流动,那你要么就是太重了沉在水底,要么你就会像evergreen的船一样搁浅,哪怕是在这炎炎夏日你还觉得水里很凉快,下一刻,搁浅的可能就是你。

参加了一次博物馆的考试,完成单位的各项工作,看了一下LPL的春决,连续两周回家扫墓。曾经我觉得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很无聊,到现在有点忙碌了,又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接下来的日子还会更加忙碌。上周回来我经过市区都不想下地铁了,这周估计也不想下地铁了吧。

吐槽完生活,整理一下感情状态。我给女朋友打了电话,吵了一架。她让妈妈跟我聊,她妈妈说,谈婚论嫁这种事,为什么你们两个小孩自己谈,我说对噢,不应该我来谈。她说让我跟父母说说,让他们来一起谈,我父母离婚,于是我先问我妈,我妈说好,再问我爸,让我爸来谈,我爸问我领了证没,领了再谈摆酒彩礼这些,还说没见过我女朋友,我心想,6年了,你也没问,孩子30岁要结婚了,你第一时间不是开心,我那一刻懂了,我其实不配走入婚姻的。

以后可能会有一个人对我很好很好,好到让我重获新生么?不会。

我们在自我成就与对人要求的分类上,有以下几种情况:

我做得好

我做得一般

我做得不好

他做得好

他做得一般

他做得不好

比如说①,意思即为我做得好,我是优秀的人,所以我对他人的要求也必须达到优秀。经典的例子就是躁狂症的企业领导,因为自己是天才,所以看谁都觉得是傻子,看谁都觉得对方在偷懒,不能理解世界上居然有不聪明的人存在。当然意思并非他们一无是处,他们之中的善意者,会努力地去引导他人,希望他人能够达到与他们沟通的层次。

比如说⑥,意思即为我做得不好,但是我要求别人要做到一般,即达到最基本的要求。比较常见的情况是,家长自身没有什么文化水平,但是要求孩子最起码要考上大学,最起码要按部就班过好人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⑥与③的区别不同的是,⑥的人更现实,他也知道成为天才是很难的事,比起③,他更清晰世事之艰难,所以对他人的要求不会太高,但是他又改不掉要求,他们中的善意者,可能是希望他人替他完成他未遂的人生计划,而恶意者更多的是把对命运的愤懑发泄于旁人身上。

通过这个表,我们可以分析不同人的性格特点。最好相处的,必定是⑦里的善意者,因为他就是天才,他可以把一切事情都帮你办妥的同时,他又默许了你可以成为一个傻子,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吗?

当然,如果你是希望有人对你循循善诱,带领你走向人生更美好的明天,那你应该选择对你期望高的善意者,你不一定要选择①,因为①的要求可能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你可以循序渐进,从②和⑥开始,慢慢向①迈进。

跑了广图三次终于看到了拉斐尔的画展,第一次是看到,但是那天太累了,就在门口盯了一眼排队密密麻麻的人群就离开,第二次是想去,但是到了门口密密麻麻的人群排队后,才被工作人员告知,需要预约,而第三次我提前预约,准时到场之后,却没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恰似人生,心之所向往往障碍重重,顺其自然却能水到渠成。

拉斐尔的画里面,一半是人像,一半是圣经故事。时隔两天,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人像和景象都画得很精细,是那种做了很多很多年画家,随心所欲顺手拈来的技艺,不小心流露在画面上的感觉,远处画两个人,画一棵树,本来是不必要的,但是这个设定,这个构想已经刻在他脑海里了,所以就画出来了。圣家族的小孩脸上都好勇斗狠的样子。

从广图出来,吃了个午饭,走了很远很远才到了广东美术馆,在二沙岛上,在星海音乐厅隔壁,这里门口在修地铁,我感觉我在这里修好地铁之前,不会再走过来了,花城广场这种城市广场其实不太适合行走,还好那天天气不是特别热,我抵达的时候才不会热得半死,不过衣服已经被汗水迹出了盐。

广东美术馆跟广博不一样,迟到也给我进,但是说了我一句。我也不是故意迟到,我潜意识以为自己预约的是下午的参观时间。进馆不允许带水,可能想你快点口渴就可以出去了,人数限定300人,所以馆内比较安静。

不过不得不说,这里的氛围真的是很文艺,馆内有13个厅,先说一个人文图书馆,在一个比较靠里的位置,里面居然还配有了两名工作人员,像极了我小时候上学,在课室里坐在柱子后面的座位的感觉,如果可以我也想成为这里的一面图书管理员,与世隔绝,又能学习人文知识。

另外几个馆大部分是艺术类的展,其实这里我更倾向于说它是艺术馆,而不是美术馆,因为我们一般人的理念中,美术,就是画画,稍微扩展一下,可以是摄影和雕塑。但是这里更多的是影像,是音乐。当然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加上前面提到的这里人很少,真的可以给我一种自己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地方沉浸在艺术的世界的感觉。

到这里就会想起,落后地区的人,他们的艺术追求,又能不能得到满足呢?这里面一天到晚看着的空调,看书都要带手套,一直亮着的液晶屏幕,有点阿房宫的感觉。当然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记得我之前也去过国家美术馆,的门口,感觉比这里更奢华,而且这里毕竟是二沙岛,是广州的富人区,奢侈一点,也是合理的。

努力成为一个富人吧,谁又不想享受这里的生活,那些说自己觉得城市拥挤的人,其实也只不过是囿于高房价,谁不想自己家附近都是好玩的地方,而且就算是在市中心的二沙岛,也是有这种车位充足,一栋大房子里面只进300人的地方。

对了,还记得在馆里看了一个小小的纪录片,稻父亲,满篇的晦涩文字,比最近互联网公司用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能所有的行业做到极致之后,都是有着大家所难以理解的内涵。

互联网的便捷性,可以让我们充分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成功是幸福的,让人愉悦的,所以我们通常倾向于更多地阐述自己成功的经历。比如说,我追回了女朋友,我恨不得跟所有人说,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我这次会好好对她,我会写很多小作文来回顾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但失败是痛苦的,让人难过的。我在分手的时候,我只发了几条微博,朋友圈,毕竟没有人愿意对自己失败的事情作过多的分享。所以大家看起来,好像是我们友好分手了,但是背后她为了我付出了多少的眼泪,我又痛苦挣扎了多久,没有人知道,大家所看到的,只是冷冰冰的几句话。

当然,爱情不能以成功失败论,这只是一个举例。

久而久之,我们会在网上看到很多人长篇大论的成功经历,但是只会在不起眼处看到别人的失败经历,甚至会下意识地忽略,因为短短的一句描述,看起来根本没有多痛苦,别人的失败,我们无法从只言片语中体会。

但我们不能体会别人的失败,却能体会自己的失败,我们非常熟悉自己,知道自己失败过多少次,知道每一次的详细经历,时间,地点,人物,了然于心。

看到那么多成功的人分享的经历,我们一瞬间就觉得自己是真正的失败者。

这个理论如果还没被命名,就叫关俊杰失败者理论吧。

上周太累了,在等去博物馆的时间里快睡着了,所以未能成行,这周决定了要去,因为上周隐约看到了三城记的参展预告。

这次出发的时候,计算时间失误了,看的快车时间是工作日的,提早了10多分钟到了地铁站,所以导致最后到省博的时间延迟了不少,本来以为自己预约的时间过了就不能进去了,但是还是顺利进去了,看来预约只是宏观的调控,不一定要精确到每个小时。

这次是我自己一个人去,所以看得比较仔细,真正地跟随自己的意愿去观察每一个展品。看了一个三城记的展,一个在省博顶层的广东省自然资源展览,还有一个在隔壁广州图书馆的俺爸俺妈的展,感触都很多。比如我发现地质学原来很有意思,很多矿石的原生形态都会让人有密集恐惧症;一个叫罗雨山的作家手稿是真的很好看,字迹很不错,虽然他的作品我不太欣赏;俺爸俺妈的展让我感觉自己真的好不接地气,看到焦波爸妈的生活,我可能觉得,那才是大部分人的人生,我总是自视甚高,才会过得如此艰难吧。

博物馆真的是很好的地方,我这次看了很久,差不多2个小时,但是我感觉我收获到的东西还是挺多的,至少读书2小时应该看不到这么多东西,虽然我也知道大概只是走马观花。希望自己可以走遍每一个博物馆,也希望自己能够保持永远好奇的心。